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航天“巨无霸” 井上井下都是歌
发布时间:2015-09-11   浏览次数:

 

经过13个月的矿区坑上试验,航天重型工程装备有限公司(简称航天重工)自主研制的首台110吨电动轮矿用自卸车(简称110吨矿用车),以获得矿方试验报告而结束了第一阶段工作,近期进入了第二阶段编组运行,与矿方同级别矿用车联合作业。

这个消息通过微信群从大唐国际锡林浩特矿区传送到了航天重工,使该公司干部职工为之一振。

作为航天重工的成熟产品,110吨矿用车在矿区13个月坑上试验以来,以运行平稳、故障率低获得用户和专家的认可。来自各方的好评,加快了航天重工对该产品小批量生产的步伐。

110吨矿用车不断获得市场的好评和媒体的关注,带给航天重工的不仅仅只是惊喜,还有对在矿区450多天试验的那段艰难日子的回忆。

白云下,暴雨前,大吨位,小工人……

白云天上飘,青草风中舞,还有无边无际的原野,在一个诗一般的画面中,就这样拉开了试验队对110吨矿用车整车鉴定的序幕。

空旷的原野上,时儿白云飘飘,时儿风吹草动,试验队员却没有旅行者那种闲情逸致去欣赏身边的美景,因为准备工作足以让他们忘记一切。

730,在偶尔“光临”的零星小雨中,试验队赶到工作场地。按照工作计划安排,今天要进行整车称重、尺寸测量、仪表标定等工作。

8:30,钻进车底,蹲在地上,电装班长李四洋用正千斤顶塞到矿用车后桥下面。而实际发现,泄压的千斤顶根本顶不起这个“大家伙”。于是,试验队长崔敏亮与大家一起商量对策,决定用矿区维修部的吊车将矿车后桥吊离地面。

吊车来了,大家分头准备。

 装配工王勇从车间拉来两条笨重的钢丝吊绳;设计师胡吉军连推带挪把几百斤的支撑工装搬到位;李四洋和王勇将钢丝绳固定……一切准备就绪,只等一声命下。

“起吊!”为对正测量计与后桥壳的连接,“吊起、放下”这个口令被吊车指挥员重复了无数次。

调整,对正;再调整,再对正……经过无数的调整对正,测试线路终于连接起来,测试就此开始。

为了保证左右两个后桥壳的离地间隙,崔敏亮拿着钢卷尺蹲在地上仔细的测量。

4550……”测试人员一边报着后桥压力数据,一边分析测试情况。

天空的零星还在不停的下着,给测试工作带来很大的麻烦。

1100,在密集的小雨中,后桥压力数据终于告一段落。

“到吃饭的时间了,下午再干吧。”矿上吊车司机告诉试验队员,这个时间点是矿区吃饭的时间,过了这个点就要等到晚上吃饭了。

“能不能跟厨房商量一下,把我们的饭留出来,等我们把测量工作全部干完后吃饭。”崔敏亮与当地吊车司机协商。

司机拿出手机,一通试验队员谁也不听懂的通话后,表示没有问题。

后桥压力数据测量完后,吊车转移阵地,准备吊起车头,测量两个前轮的压力。

王勇和李四洋再次站在安装吊具前,不停的用扳手固定钢丝绳。

  “起吊!”空旷的原野上,再次响起了指挥吊车作业的命令。

前轮离开地面半尺后,胡吉军和李四洋赶紧把木方垫在下面,而其他人则在车底下调整测量仪的位置。

在坑洼不平的矿区,要想把测量仪调平,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老王,要把接线的位置留出来。”崔敏亮告诉王勇。

“好呐。”王勇一边干活,一边爽朗的回答。

  接线,就意味着压力称重即将开始。

在吊车的助力和大家的努力下,前轮压力计对正终于完成,数据测试也很快结束。

“同志们,前后轮称重全部结束了,大家把吊车卸载完就去吃饭。”崔敏亮吩咐大家。

“好呐。”王勇和李四洋再次站在吊具前,吃力地把刚刚装好的钢丝绳卸载下来。

上午的称重干完,正好到了十二点。

“四洋,走,吃饭去呀。”看到站在原地不动的李四洋,大家纷纷喊他。

“我不去了,现场这么多东西得看着,矿上规定现场作业后必须要清理整洁,要么就得有人看,否则要罚款的。”

“那你就休息会吧,我们给你把饭带来。”崔敏亮对李四洋说。

“好的。”李四洋便坐在现场的垫木上。

“风卷残云”吃完饭的试验队员很快赶回现场,而现场的李四洋却躺在不足半米的垫木上睡得正香。大家不忍叫醒他,但又不得不叫醒他。

“四洋,四洋,吃饭了。”崔敏亮蹲下身子,轻轻叫着李四洋。

“你们这么快就吃完了?”李四洋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好奇地看着大家。

“是呀,一切都要速战速决,要不下雨了就不好干了。”崔敏亮像是对李四洋说,又像是对大家说。

1230,矿上的职工都下班回家了,茫茫矿区只剩下了试验队的队员。

 为给下面的作业腾出空间,大家开始清理工装、辅具、打扫现场。

李四洋一手拎一个十几斤的大吊环快步向前,那种臂力无人能及。

王勇、舒朴生、王海军“纤夫”三人行,每人拉着一根笨重的钢丝绳吃力地前行。

 “王师傅,等矿区上班了可以借他们的叉车用。”看着他们艰难的前行,吊车司机提醒王勇。

 “没事,好借好还再借不难,不能耽误人家干活用呀。”王勇回头笑呵呵回答吊车司机善意的提醒。

放下大吊环,回头看到舒朴生吃力费劲的样子,李四洋跑过去抓起钢丝绳,飞奔着超过了王勇,并回过头朝王勇“奸笑”着。

王勇也不甘示弱,口里喊着“一二一”的号子,脚下健步如飞的在后面追赶。

现场清理完后,地面上的测量很快搞定,但要测量车上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高大的车,疯狂的风,密集的雨,要想攀登上去还真得要点硬功夫。

王勇爬上去了,李四洋爬上去了,洛阳矿机的技术人员也爬上去了……

测量,报数;报数,测量……一遍又一遍,严格得像卫星发射。

 “镜头。镜头对准我这里。”有人在车顶上大喊。

 “好呐。看镜头,摆好PS!”

古怪的PS,诙谐的表情,使原本紧张的氛围突然间变得和谐起来。

就在大家快乐工作的时候,天空突然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含蓄”的小雨也突然变得不再矜持,像黄豆般滚滚而下。

试验队只得收工赶回住地。

回到住地,试验队临时党支部召开首次会议,研究下一步工作内容,制订下一步工作计划。

烈日下,原野上,大路标,小红旗……

早穿棉袄午穿纱,晚上围着火炉吃西瓜。试验队员总算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了。

昨天下午还狂风暴雨,今天却晴空万里。在阳光的沐浴下,110吨矿用车显得更加威武雄壮。

8:46,开完晨会后,崔敏亮到矿区相关部门联系下矿驾乘车辆、电铲为该车进行装载、驾驶司机人员安排等事宜。而其他人员开始准备常用工具、警示旗帜、通讯工具;检查、上紧管路接口、剪取双面胶粘贴车辆铭牌。

10:00,忙碌一阵之后,满头大汗的王勇和李四洋赶紧躲到皮卡后备箱乘凉休息片刻,并摆好PS对着镜头。

还没有休息5分钟,权威机构测试人员来到现场,李四洋赶紧离开阴凉宝地,协助他们对车辆的检查、测试。

“大家聚一聚。”崔敏亮把试验队员叫到一起,指了指身边站着的人,“这位是司机张师傅,是矿区派来执行测试车辆驾驶任务的,希望大家好好配合。”

“希望大家多多关照。”张师傅向大家点了点头后,爬上高高的驾驶室,把110吨矿用车开到一块空白地,升起庞大的货厢,里面的积水顿时像大决堤一样汹涌澎湃。

11:57110吨矿用车到达测试路段发车位置,准备按行驶要求进行测试。

为确保驾驶员按划定行车路线距离执行测试命令,在测试路线上,李四洋和王勇分别手擎小红旗充当“路标”,舒朴生则爬进驾驶室配合测试,而其他人有的记录、有的测量。

在刹车距离、转弯半径等环节测量完后,司机张师傅接到单位“回去”的电话,剩下的货厢举升、车辆高度、鸣笛、亮灯、尾气排放等项目则由舒朴生接替驾驶员来完成。

火辣辣的太阳,干燥的狂风,吹干了人内存的水分,使大家的皮肤都像要爆裂一样疼痛难忍。就是在这种煎熬下,110吨矿用车第一天的测试任务全部圆满完成。测试任务结束,航天重工和洛阳矿机开始商议、确定第二天110吨电动轮矿用自卸车下坑测试工作计划。

17:00,试验队回到住地,临时党支部书记崔敏亮组织大家学习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上半年经济运行分析会的讲话,他希望试验队团结一心、凝聚力量,克难奋进,确保公司全年这项重点任务的顺利完成。

风轻吹,人健行,车疾驰,踏征程……

昨天一场暴雨,使原本辽阔的矿区突然间变得阴冷起来,微风吹过,让人泛起阵阵鸡皮疙瘩。

经过崔敏亮前期与矿区采矿部、设备部、维修部等部门联系协调,同意110吨矿用车利用矿区自营车辆停产间隙,进入矿坑装载满载上下坡、停车、加速、刹车等试验任务。

为确保人员安全、工作方便,矿区专门安排了一辆皮卡和一名司机为测试人员提供交通保证。

9:00,开完早会后,试验队员与110吨矿用车驾驶员巴特尔汇合后,驾驶着车辆下到矿坑,开始装载。

在庞大的电铲车面前,110吨矿用车显得那么微小。

第一铲,第二铲,第三铲,第四铲……110吨矿用车被电铲车装载得像山一样,驶向测试指定路段。

下坡,停车;下坡,停车……在30度的陡坡上,停走自如110吨矿用车,使试验队员跳到嗓子眼里的心又跳了回去。下坡测试后,司机调转车头,开始爬坡、停车、坡启、刹车、制动等测试。

在车的前方,胡吉军、王勇充当高竿旗信号兵,为110吨矿用车指引方向。

嘀。嘀嘀。嘀嘀嘀!

110吨矿用车嘹亮的喇叭声,犹如气壮山河的进行曲,伴随着风沙、尘暴、明月和朝阳,以及测试成功后的欢歌,响彻在辽阔的原野……

采访后记:201592日,好消息再次从大唐国际锡林浩特矿区传出,经过几天的坑下作业,110吨矿用车以运行平稳、故障率低再次获得用户好评,从而为航天重工矿用卡车产品进入中国神华集团市场注入了新的注脚。

 

 

版权所有:航天重型工程装备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捷讯技术

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261号